Gustav Holst (古斯塔夫 霍尔斯特)

该歌手共有多少0首吉他曲目
人气:16
收藏
外文名:Gustav Holst 中文名:古斯塔夫 霍尔斯特 别名:霍尔斯特 国籍:英国 出生地:切尔滕纳姆 职业:作曲家 生日:1874年9月21日 逝世日期:1934年5月25日 所属时期:浪漫主义时期,20世纪 擅长类型:管弦乐,合唱 知名作品:《行星组曲》,二首《军乐队组曲》,《圣保罗组曲》,《合唱交响曲》,《梨俱吠陀赞美诗》,歌剧《十足笨蛋》《在野猪头酒家》 毕业学院:伦敦皇家音乐学院 师从:斯坦福,帕里 简介:古斯塔夫·霍尔斯特(Gustav Dheodore Holst,1874-1934),英国作曲家。生于具有瑞典血统的音乐家庭。1893年入英国伦敦皇家音乐学院学习钢琴、管风琴、作曲和长号。后在歌剧乐队中任第一长号手、管风琴手。1905年起,曾提任过伦敦圣保罗女子学校音乐科主任,皇家音乐学院作曲教授。其代表作有为供大型管弦乐队演奏的组曲《行星》(作品32,由七个乐章组成),歌剧《赛维特丽》、《在野猪头酒家》,舞剧《大笨蛋》、管弦乐《圣保罗组曲》等,其中《行星》组曲最为著名。 生平:出生于音乐世家,祖先多为英国人,其余为瑞典人。19岁时,进入伦敦皇家音乐学院,师事查尔斯·威利尔斯·斯坦福五年。1906年后边担任伦敦圣保罗(St Paul)女子学校音乐系主任,边同时进行作曲。在音乐写作上,除大胆地进行和声的实验外,也采用多调的作曲手法。代表作为管弦乐组曲《行星组曲》(The Planets)。《行星》组曲是一部庞然巨著,整个作品分为七个乐章,分别以九大行星中的七个星球(地球和当时尚不为人类所知的冥王星除外)命名,而且乐队编制也异常庞大,启用了一般很少登台的低音长笛、低音双簧管、低音单簧管、低音大管、次中音大号等管乐器,以及管风琴和众多的打击乐器,在最后一个乐章中还有一段六声部的女声合唱(有时亦以两支独奏长笛取代)。 如此众多的乐器的组合产生了丰富的音响色彩,如在"火星"乐章的一段音乐中,乐队的全奏展示出了地动山摇的气势。但也许正是由于《行星》组曲本身及其乐队编制过于庞大,这部作品一般很少全曲演奏,通常仅演其中的三、五个乐章,有时则只是单独演奏一个乐章。就《行星》组曲的意义来说,该曲与纯粹的天文学并无关系,而仅仅是建立在古代勒底人、中国人、埃及人和波斯人所熟悉的"占星术"之上的。关于这一点,霍尔斯特在1920年全曲公演时曾这样对记者说:"这些曲子的创作曾经受到诸行星的占星学意义的启发。它们并不是标题音乐,也不与古代神话中的同名神仙有任何联系。如果需要什么音乐上的指引,那么,尤其是从广义上来说,每一曲的小标题足以说明与某些庆典活动有关的那种礼仪性的欢乐。例如,土星带来的不仅是肉体的衰退,它也标志着理想的实现,而水星则是心灵的象征……" 霍尔斯特繁忙的教学任务使他只能在周末和假期作曲:《行星组曲》由此也花了他三年时间才得以完成(1914-1916)。虽然心存疑惑的霍尔斯特并不认为这是他最杰出的作品,《行星组曲》却使他一夜成名。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可怕的《火星》乐章对于那些深陷一战恐惧中的听众会产生何等大的震撼。这首曲子如此出名,大大盖过了作曲家的其他创作,几乎使之沦为“单曲作曲家”。它的家喻户晓,也使得人们常常忽视作品的新鲜创意。随着《海王星》乐章接近尾声,他借着幕后女声合唱的渐渐消逝唤起了人们的永恒意识,这种意识因人而异,但却同样具有丰富的想象力。《行星组曲》问世之时,英伦作曲界几乎没有任何与时代接轨的激进作品。当贾基列夫带着俄罗斯芭蕾舞团1913年到伦敦演出,英国作曲家们深受震动,尤其是霍尔斯特这批年轻音乐家,霍尔斯特的芭蕾舞剧《十足笨蛋》就是脱胎于这次冲击。《行星组曲》中新颖的音乐语汇和大型乐队编制同样可见《春之祭》的影响。霍尔斯特祖籍瑞典,他的曾祖父于1807年移居到了英国。霍尔斯特出身于音乐世家,他的家族中曾出现过不少优秀的音乐家。1874年9月21日,霍尔斯特出生在英国的切尔特汉。受家庭环境的影响,霍尔斯特很早便对音乐发生了兴趣,他的父亲也想把他培养成一个优秀的钢琴家。他在幼年时一直跟随父亲学习钢琴。1893年,十九岁的霍尔斯特考取了英国皇家音乐学院,学习钢琴和作曲,后因手指患神经炎而改学长号,从音乐学院毕业以后,他曾在几家剧院里担任长号手和合唱指挥;1905年,他担任了圣保罗女子学校的音乐教师;1907年又担任了伦敦莫利学院的音乐教师;1919年,霍尔斯特受聘担任了英国皇家音乐学院的作曲教授;1923年,他到了美国,在密执安、哈佛等大学讲学。晚年的霍尔斯特辞去了一切教学职务,专心于自己的音乐创作。1934年5月25日,霍尔斯特在英国伦敦逝世,终年六十岁。 作品:霍尔斯特二十世纪初最富有独创性的英国作曲家之一,创作甚丰,涉及歌剧、管弦乐、合唱、独唱、室内乐、器乐独奏等各种音乐体裁。崇高理想和目标专一使霍尔斯特能够吸收各国因素而自成一格,融生动、明净和严肃的神秘主义于一炉。他研究过梵文并对东方哲学深感兴趣。作品富有独特的个性,偏爱于运用多调性技法。早期对民歌(《萨默塞特狂想曲》,1907)梵语文学和印度音阶(《梨俱吠陀赞美诗》,为人声和乐队而作,1911年出版;室内歌剧《莎维德丽》,作于1908年,于1916年首演)感兴趣。这个时期的五拍子与七拍子小节,和到下个时期,并与更强烈的和声紧张度(如不相关连的三和弦的撞击)更大规模的乐队和合唱手法(《行星》完成于1916年;《耶稣赞美诗》,为两个合唱队和乐队而作,1917)相结合。在以后的作品中,他从和声上进行试验(《合唱交响曲》,演出于1925年;《埃格敦荒野》,乐队曲,1927;《合唱幻想曲》,1930),导致多调性(《锻工》,乐队曲,1930;《声部均等的六首卡农》,1932),并显示出新巴洛克形式(《赋格式序曲》和《赋格式协奏曲》,均完成于1923年)和模拟笔法(歌舞剧《十足笨蛋》,于1923年首演)的倾向。